◎作者:水均益◎長江文藝出版社◎2014年4月出版
  從曼德拉到金正恩,從法蘭西到美利堅,從伊拉克戰地到索契雪山;突訪朝鮮,遙望寶島臺灣,訪日本眾首相,看俄羅斯政壇……這是“央視名嘴”水均益以衝鋒在新聞前沿的記者視角所親歷的世界變遷。戰地記者,高端訪問;新聞老兵,一往直前!
  我沒料到,普京那天對我、對中國的這種特殊待遇才僅僅是個開始
  十分鐘後,我們在三樓那間採訪的大房間里全體就位。普京走進來徑直坐在了扇形採訪區中心的座位上。“圓桌對話”開始了。按照事先的約定,各位主持人有條不紊,規規矩矩地按順序開始向普京發問。
  輪到我提問時,我先告訴普京,為了這次採訪,我們在中國的互聯網上徵集網民的問題,網民們的參與熱度很高。四個小時之內,有兩百多萬網民點擊了我們徵集問題的專題。
  普京聽到後顯得非常高興。他正了正身子,目光有意識地看向攝像機鏡頭,說道:“首先,我想通過社交網絡、通過其他的大眾信息渠道,向所有的中國朋友致以最良好的祝願。我知道我在中國有許多朋友,這不是偶然現象,因為我們和中國有著特殊的關係,我對中國也有著特殊的感情。中國是一個偉大的國家,它擁有同樣偉大的文化和非常有趣、勤勞、才華橫溢的人民。請替我向他們帶去我誠摯的感謝,感謝他們對我的這種態度,這是一種相互的感情。”
  聽到他這樣說,我好像都能感受到其他幾位記者正在向我投來“羡慕嫉妒恨”的眼光。在這樣一個國際媒體聯合採訪的場合,普京總統公開對中國和俄羅斯的關係如此“赤裸裸”地高度評價,一口一個“特殊關係”和“特殊感情”,作為在場的唯一一位中國記者,我頓時覺得臉上老有光了。
  然而,我沒料到,普京那天對我、對中國的這種特殊待遇才僅僅是個開始。當採訪進行了大約半個小時的時候,總統府新聞局現場的負責人叫停了採訪。只見一隊服務員手舉托盤魚貫而入。原來,到了上茶的時候了。
  大概新聞局的人看到普京說得有點唇乾舌燥,覺得該給總統上杯水了,但也不能冷落了我們這些記者,於是安排了一隊服務員進來,給每個人端上了一杯熱茶。
  現場除了服務員放茶杯的聲音,大家誰也不敢出聲。這時候,普京突然指著我身邊的茶杯對我說:“怎麼樣?換成你們中國的茅臺是不是更好?”
  我的耳機里同聲傳譯稍微慢了半拍,估計翻譯沒料到普京會在這個時候開玩笑。我聽到譯文後稍稍愣了一下,因為確實也沒想到普京會單獨對著我開出這個玩笑。不過,瞬間我意識到這是個出花絮的絕好機會,於是幾乎是不假思索地回答道:“那敢情好啊。我聽說您上次還和我們的習主席在一起喝了點酒,是紅酒吧?”
  普京聽到我提起了他和習主席,馬上來了精神。他回答說:“上次我過生日,習近平主席請我,我們一起喝了伏特加,吃了點三明治,就像我們曾經是大學生時那樣,談著我們的理想。”
  這個內部情報是俄羅斯記者站站長王斌採訪前告訴我的。據王斌站長說,一年前,習主席訪問俄羅斯時,普京宴請習主席,兩人那天談得很投緣。席間也是交杯換盞,持續良久。結果那天原定在宴會之後,兩人要共同主持的中俄旅游年啟動儀式和晚會被一推再推,從晚上8點一直推到快10點,普京才和習主席姍姍來遲。
  之後,在印尼舉行的APEC峰會期間,習主席聽說普京正好過生日,還專程請普京過來為他慶生,並專門準備了生日蛋糕。從那時起,兩位領導人就建立起了良好的個人關係。據說,普京和習主席兩人年齡相仿,經歷也有不少共同點,兩人都覺得,無論是性格、脾氣,還是個人愛好、理想抱負都很一致,所以很是投緣。
  “圓桌對話”持續到快要結束前,總統府的人再一次招呼服務員換茶。這期間,和上一次普京找我“單談”的一幕又一次上演了。他對著我說:“你們中國茅臺很厲害,不過很好喝啊。”
  我樂不可支地回應道:“是啊,不過今天我們是工作,要不然真可以上點茅臺呢。”
  普京聽了後哈哈大笑起來。那感覺就像是那天“圓桌對話”的其他幾位記者不存在似的。到這個時候,我內心裡已經是樂開了花。採訪中我希望問的問題,一個不落全部如願以償了,而且還意外收穫了普京送來的厚禮,以及現場對我這個中國記者的特殊禮遇。這讓我得意洋洋。不過,好戲還在後面。(連載十六)  (原標題:益往直前)
創作者介紹

jpnkltrcarfmb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