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憶體駐東京記者張超
  今年8月15日是日本第69個戰敗紀念日,屆時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將出席一年一度的戰爭死亡者紀念例行活動。在去年的活動中,安倍誓稱“將謙虛面對歷史,牢記教訓,為永久和平貢獻力量”。然而在隨後的一年中,安倍不但參拜了靖國神社,還接連推出了與“和平國家”背道而馳的政策,嚴重挑戰著戰後秩序。雖然出於外交新成屋成本考慮,安倍基本打消了於今年8月15日參拜靖國神社的念頭,但安倍閣僚和上百名各級議員將繼續挑戰正義與良知,堅持進行參拜。
  安倍的安全政策及歷史太平洋房屋觀點與曾經奉行和平政策的日本漸行漸遠。本月6日和9日,在廣島和長崎舉行的核爆紀念活動中,安倍在演說中提出創造“無核世界”,追求“永久和平”,但這絲毫沒有打消與會者對安倍解禁集體自衛權的質疑,紛紛要求安倍收回解禁決定。
  民眾外接式硬碟批判“踐踏憲法的暴行”
  8月6日廣島舉行儀式,紀念該城市遭受原子彈轟炸69周年。廣島市市長松井一實固態硬碟宣讀廣島和平宣言稱,在和平憲法下,日本在69年間沒有參與任何戰爭。安倍出席儀式併發言稱,將不遺餘力致力於實現世界永久和平。
  在廣島和平公園,廣島核爆受害者團體代表與安倍晉三舉行了會談,併在會談中對解禁集體自衛權的目的和必要性提出質疑,團體代表認為這是在走戰爭之路,因此當面向安倍提出了撤回解禁集體自衛權內閣決議的要求。對此安倍只是一味強調安全環境日益嚴峻。
  由於松井在宣言中沒有直接提及日本政府解禁集體自衛權問題,不少市民團體就此提出質疑,批判松井“逃避問題”,“背叛了核爆受害者”。在儀式舉行的同時,約1000名日本市民在廣島市內舉行示威游行,抗議安倍出席廣島紀念活動、反對解禁集體自衛權。
  8月9日,長崎舉行紀念核爆轟炸的和平儀式。長崎市市長田上富久宣讀和平宣言,其中對集體自衛權直接提出了質疑。宣言稱,日本憲法中體現的不戰誓言是“核爆受害國日本,核爆受害地長崎的根基”,擔心草草解禁集體自衛權會動搖這個根基。
  據報道,為起草該宣言,長崎市組織14名核爆受害者和學者組成了起草委員會進行專門討論。據悉,長崎市提出的和平宣言初稿中並沒有包含反對解禁集體自衛權的內容,然而多名委員認為這樣缺乏危機感,最終和平宣言歷經數次修改才得以成稿。
  在紀念儀式上,核爆受害者代表發言批判行使集體自衛權是“踐踏憲法的暴行”,要求日本政府不要威嚇肩負日本未來的下一代。
  安倍也出席了長崎的紀念儀式。在儀式後,安倍與五名核爆受害者團體代表進行了會談,集體自衛權成為會談主要議題。長崎核爆被害者協議會會長正林克記抗議稱,如果政府採取切實的緩解緊張措施,根本不需要解禁集體自衛權。對於代表們的質疑,安倍仍以一貫的論調給予回應,並稱經過今後的耐心說明,政府一定能獲得民眾的理解。會後,長崎核爆被害者協議會會長稱,安倍政權上臺後,政府一直與核爆受害者訴求相背而行。
  閣僚恐仍會一意孤行拜鬼
  歷年8月15日,靖國神社內都是人頭攢動,有祭拜先人的普通市民,也有企圖為戰犯招魂的右翼團體,還有為顯示政治立場意圖撈取政治資本的日本政要名流。
  對於安倍是否會在8月15日參拜靖國神社,此前外界普遍認為在公明黨、經濟界等力勸下,加上中韓強烈抗議和美國的敲打,安倍應不會冒這天下之大不韙。據報道,此猜測似乎已被證實,安倍已向周邊透露8月15日將只進奉錢物,不前往參拜的打算。
  但是對於閣僚是否參拜,安倍內閣持有的立場是這屬於個人信仰問題,不做要求。熱衷參拜的數名閣僚恐仍會一意孤行,此外所謂的“國會議員集體參拜靖國神社會”的超黨派議員聯盟也沒有收斂的跡象。
  戰後,日本由於曾經奉行“和平政策”,得以埋頭經濟建設,國力得到快速發展,並獲得國際認可。而現在日本政府似乎認為已經“羽翼豐滿”,時機成熟了,可以挑戰戰後國際秩序了。
  心中有魔,看人如魔。日本政府眼中周邊威脅日益嚴重,並藉此大做文章,這不由的令人對其本意產生懷疑。
  肆意妄為源於歪曲歷史認識
  多年來,在日本保守勢力的眼中,日本戰敗後採用的和平憲法、推行的和平政策以及對戰爭反思的表態等都是制約日本成為“正常國家”的桎梏,急欲擺脫。
  隨著戰爭親歷者逐漸逝去,戰爭記憶加速淡化,日本政策“翻盤”的阻力越來越小。保守政黨在眾參兩院選舉均取勝後,安倍內閣認為時機終於成熟,大肆渲染周邊威脅,依仗著國會議席優勢開始為所欲為。
  2013年8月15日,安倍在第68個日本戰敗日致辭時,沒有像往年一樣對戰爭受害國表示歉意,拉開了安倍內閣一年來“暴行”的序幕。
  在戰敗的第69個年頭,日本首先參照美國通過了成立“國家安全會議”的法律,籌建自己的“國家安全會議”。與此配套,安倍內閣強行通過了被稱為“世紀惡法”的《特定秘密保護法》,並首次制定了作為外交和安全政策綜合方針的《國家安全保障戰略》,加強長期的軍事建設。根據《國家安全保障戰略》,日本2014年修改了實施多年的“武器出口三原則”,大幅放寬向外輸出武器裝備和軍事技術的條件。
  日本和平憲法是安倍最欲擺脫的束縛,上臺後即蠢蠢欲動。幾次試探後,安倍意識到修憲的難度,遂退而求其次,通過修改憲法解釋解禁集體自衛權,日本國民又被強行綁上戰爭馬車。
  安倍推行強軍路線的肆意妄為,源於對侵略戰爭的歪曲認識。在過去的一年中,安倍內閣在歷史問題上多次蹂躪戰爭受害國的感情。安倍本人於2013年年底悍然參拜靖國神社,並多次為靖國神社供奉財物。
  對於反省戰爭的村山談話,安倍一邊聲稱著日本政府立場沒變,一邊又發表著否定談話的言論。對於向慰安婦致歉的河野談話,安倍內閣同樣一面宣稱堅持的立場不變,一面又通過所謂調查釜底抽薪嚴重削弱了河野談話的公信力。
  (原標題:安倍政府與民眾訴求相背而行)
創作者介紹

jpnkltrcarfmb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